視界千島湖

快·準·活·美

點擊打開
您當前的位置: 新聞中心 > 時尚娛樂
濃濃的煙火氣裏“扶貧”直擊人心
發佈時間:2021-01-17 11:21:36

  坦白説,在得知電視劇《山海情》將要接檔《大江大河2》時,不少觀眾並不看好。扶貧主題電視劇,想要拍得好看,太難了。更何況,它先天就不具備“熱搜體質”,在熱度上,的確比不過如今爭議與關注齊飛的《上陽賦》。但沒想到,看了幾天,網友紛紛大呼“真香”,“怎麼也沒想到,我居然會掉進一部扶貧劇的坑裏!”

  一看主創人員表——正午陽光出品,孔笙、孫墨龍執導,黃軒、張嘉益、閆妮、黃覺、姚晨、陶紅、王凱等出演——難怪它能夠打破大家的“成見”。這是一部“命題作文”,但難能可貴的是,它沒有説教,也沒有自我感動,而是通篇以充滿人情的方式探討,告訴所有人,主旋律題材電視劇,原來還可以這樣拍。

  黃軒的難來自“馬得福”

  以山為誓,以海為盟。《山海情》的故事,正是從20世紀90年代的寧夏西海固拉開了序幕。“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大風三六九,小風天天有。”飛沙走石的荒漠條件,缺水少電的惡劣環境,既要説服村民們離開祖輩生活之地,從西海固“移民”至“一無所有”的玉泉營;又要穩定軍心,解決用水通電等基本生存問題,協同村民們建設新家園。一切的重擔,似乎都落到了剛剛從農校畢業的年輕村幹部馬得福身上。

  《羋月傳》中飾演清俊貴公子的黃軒,曾憑藉一句“月兒好看”捕獲萬千少女心,如今他搖身一變,成了臉龐黑紅、鄉音淳樸的馬得福。“這是我真正意義上第一次演一個農村人,除了好奇,更多的是敬佩。馬得福簡單純粹,帶一些執拗,但他積極地為大家解決問題。”黃軒解讀道。馬得福的“當家”之路,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困難與挑戰。“所有拍攝的難都來自於角色,這個人太難了。”黃軒直言,“扶貧太難了,從頭到尾馬得福就沒停過,他永遠在一個困難中,永遠在為別人解決問題,有時候還裏外不是人。説實話,有時候我自己演着演着都覺得,換作我可能不會有那麼大耐心,所以基層幹部是真的不容易,什麼事都得管,什麼苦都得往肚子裏咽。”

  除了黃軒,張嘉益飾演的馬喊水,同樣令人印象深刻。他鬍子拉碴、銜着樹葉叉着腰出場的時候,險些讓人認不出來。他有着老一輩農民的憨直樸實,也有以“村官”兒子為傲的市井氣息,是一個脾氣火爆卻頗受村民信任的代理村長;而在家庭中,他不僅是馬得福的庇護者,也是他的領路人。

  “濃濃的生活情,宏大的命題之下不乏煙火氣。”這是《山海情》連播幾天以來,得到最多的觀眾反饋之一。

  “攻堅戰”中也有“笑料”

  如果説前兩天的劇情充分展現了西北人民的粗獷與豪情,那麼5、6集裏,則是更多地將他們的細膩與柔情呈現了出來。比如,觀眾看到了一個心思細膩、行事縝密的馬得寶(白宇帆飾),他瞞過所有人,千里尋找“尕娃”,臨走前還留下信件與哥哥馬得福解開心結。

  與此同時,人前快言快語甚至有些犀利的白麥苗(黃堯飾)也展現出柔軟的一面。“越是開朗的人,心裏就越是藏着傷心事,麥苗敏感得讓人心疼,想抱抱。”有觀眾留言道。的確,自幼喪母的麥苗,性格上的“古怪”源自內心的極度敏感。得寶“出爾反爾”獨自離開和父親鼓勵她外出務工,同時觸動了麥苗“害怕被拋棄”的敏感點,再加上父女間的長年隔閡,使得她不善於情感表達,總是習慣性地將心中的委屈和恐懼以生氣説狠話的方式,發泄在最親近的人身上,傷人更傷己。

  而隨着劇情的發展,李水花(熱依扎飾)剛柔並濟的女性力量和“情感樞紐”的身份也愈加豐富。開導麥苗勇敢走出村看世界時,她是開明的過來人,是長姐;答應替麥苗照顧父親時,她是能讓長輩安心的孩子;把得寶的離別信送到得福手中時,她既是得福為數不多可以傾訴的朋友,又是幫兩位硬漢卸下盔甲直面兄弟情的“軟化劑”。水花打動了觀眾,其承載的女性能量也是劇中“煙火氣”的關鍵,更是現實生活中真實的扶貧工作裏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山海情》正是通過深挖角色的多面性和生活經歷,多維地講述戈壁上宏大又温情的脱貧攻堅故事。

  原音版《山海情》還為觀眾在揪心的劇情中開闢了一片歡樂的“緩釋區”,“本來哭得好好的,郭京飛一上線,我就笑了。”如網友反饋,由郭京飛飾演的福建籍援寧扶貧幹部陳金山在第四集中的初次亮相就被行李被盜、語言不通、氣候不適等接二連三的“下馬威”折騰得狼狽不堪。“本以為全程西北方言就已經很生動了,沒想到加入了閩南普通話之後,效果更勁爆。”説着“年輕狼”“鋼作”“湖建”“帶着任務自殺的老教授”,甚至講不清自己名字的陳金山書記,每次開口都會引來滿屏的“哈哈哈哈哈”彈幕。南北方言的碰撞不僅更加直觀地為觀眾展現了“東西協作”扶貧工作之初的艱難,也讓更多人感受到了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魅力。(記者 殷茵)

  來源:新聞晨報

千島湖新聞網 責任編輯:姜智榮

淳安發佈

淳安發佈

視界千島湖

視界千島湖